现在的位置: 主页 > I徽生活 >停止虐待儿童(二)‧8岁童浑身伤痕‧不爱妈妈‧爱舅舅 >
停止虐待儿童(二)‧8岁童浑身伤痕‧不爱妈妈‧爱舅舅
2020-06-18 / I徽生活 / 707浏览量 /评论数 80
停止虐待儿童(二)‧8岁童浑身伤痕‧不爱妈妈‧爱舅舅当你问一个孩子:你最喜欢谁?孩子一般的回答是:“妈妈。”只有他是例外,他的回答永远是:“我最喜欢舅舅。”很多孩子最不想去学校,但他,总是第一个冲到学校去,因为对他来说,学校就是他的避风港。很多孩子最怕的就是黑暗,但对他来说,他或许已习惯或可说是对黑暗已感觉麻木,因为妈妈,总是要他一个人睡,并二话不说把灯全关掉。《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歌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他的妈妈,对他永远只有打和骂。如果说打是疼,骂是爱的话,那妈妈这8年来在他全身上下留下的大小痕迹也是爱的话,那他只好相信,妈妈是爱他的……阿文(化名)现年8岁,他出生不久,父母就离异了,他的抚养权归母亲,但母亲一直都把他交给保姆照顾。母亲后来再婚,并与继父有了属于他们的孩子。而阿文,去年被母亲带回娘家,与外公、外婆及舅舅同住。数个月前,舅舅阿仲(化名)带着阿文到北赖妇女中心求助,因他发现,外甥身上满布新旧伤痕。经他一再追问,阿文终于告诉他:“是被妈妈打的。”医生告知疑遭虐待“原本我并不相信,姐姐脾气虽然不好,但打骂孩子还不至于太过份。只是两个月前,我发现阿文满头是血,就马上载他到医院治疗,后来医生发现他身上都是伤痕,就告诉我,这孩子可能被虐待,我这才发现。”至于头部的伤口,在阿仲多次的追问下,阿文才告诉他:“妈妈抓我的头去撞墙。”也因此缝了两针。后来,他发现事态严重,多次向姐姐暗示后,姐姐依然故我,阿仲别无他法,只好到妇女中心求助。“一直以来,阿文都交给保姆照顾,他是去年才被带回我们家。对于姐姐长期虐待他,我们全然不知情,只是,我和外甥的感情向来比较好,他也非常依赖我,为了他的安危和帮助孩子重拾健康身心,我只能尝试用其他管道。”内心缺爱会“争宠”他说,姐姐脾气向来不太好,平日,他只知道外甥都不太亲近妈妈,一天到晚总爱黏着舅舅。“阿文从来不向我们透露半句,我只是意识到,他似乎很怕他的妈妈。每早都吵着要坐我车上学,提早去学校,不愿让妈妈送。”而且每天一定会向舅舅“约法三章”:“明天你一定要载我去学校,早早去也不要紧!”阿仲补充说,阿文内心似乎很缺乏爱,当他看到舅舅疼惜自己的女儿时,他就会过来“争宠”。初时,阿仲只是觉得很奇怪,但也不疑有他。直到他被妈妈打至头破后,他才开始关注此事。老师称母打儿狠辣“虽然如此,我还是觉得这是家事,毕竟她是我姐姐。从医院回来后,我只是暗示了姐姐,说别太伤害孩子,姐姐从来没承认,我也没亲眼看过她打他,但外甥和我很亲,他的一些细微变化,我都看在眼里。”他说,有一回,校长召见阿文的母亲,表示阿文在学校偷东西,结果,隔天老师告诉阿仲:“阿文母亲当场打他,而且手法狠辣。”“我不知道姐姐私下如何对待他,但我看到她打外甥耳光,很用力很频密,打得脸颊都红肿了。”阿文的母亲也极少带他出门,平日都要阿文固定做一些家务,譬如餵狗、清理狗粪及替狗洗澡等。吃的方面也没选择权,永远都是:我给甚幺,你就吃甚幺。习惯黑暗不哭不怕他说,有时姐姐很生气时,就索性不动手打,她会叫外甥在她面前拉耳朵蹲站,姐姐会说:“这是他最怕的,比打有效。”而且,因为双脚累极了,阿文就会痛哭。阿文的母亲平日都让阿文一个人睡,还把所有的灯都关掉。“阿文似乎已经习惯了黑暗,从来不哭也不感到害怕。”为了外甥的事,阿仲和姐姐吵了几次,虽然姐姐的理由是管教小孩,但他总觉得,这已经是一种虐待,孩子的心灵已经受伤。“可能姐姐之前也受过心灵创伤,情绪已经不稳定,再加上她觉得阿文不争气,才会发生这样的事。”阿仲心痛地说。孩子心向着妈受虐也不哭诉“孩子有问题,也不能用这种方式。我也有孩子,我很不认同姐姐的管教方法,太过份了。”他说,如果不是医生告诉他,他可能不会发觉外甥被姐姐虐待。“孩子和大人不同,孩子虽害怕也会护着妈妈,所以通常会选择不说。”他说,姐姐也深爱孩子,他相信,天底下没有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只是姐姐用错了方式。接受心理辅导改善受创心灵阿仲说,因他很同情,也很疼爱这名外甥,把很多的时间和心思放在他身上,也因为这样,太太常和他吵。“太太觉得我对他比对自己的女儿好,我也明白她的感受。现在,就是希望姐姐能多关心他,不要再伤害他。”不过,阿仲说,虽然他感觉到外甥不喜欢母亲,但他从来没说出口。这就是母子连心,孩子永远爱着他的父母。母亲反省态度改善“可是,长期这样,对孩子的确造成很大的伤害。虽然阿文平日看起来开朗乖巧,但安亲班的老师常向我反映,说阿文成绩退步很多,功课也常不做,我相信,孩子的心灵已受重创。”幸好,阿文接受几次的心理辅导后,情况已明显改善,而阿文的母亲也在反省后,改变了不少,近期,她对阿文的态度明显改善很多,出外偶尔也会带着他,阿文的笑容也多了,这是让他最觉得安慰的一点。【辅导员陈煜恩的话】表面乐观开朗早熟坚强贴心陈煜恩是负责辅导阿文的辅导员。她说,前后3次接触阿文,因为阿文爱画画,所以她都是通过绘画和聊天为阿文治疗。“看到阿文时,我有点讶异,虽然这孩子长期受到母亲无情的对待,但他表面看起来是如此的乐观和开朗,是个非常早熟、坚强且贴心的孩子。”没犯错也被妈妈打和阿文聊天中,她也对这孩子的遭遇有些了解。她说,阿文曾说,儘管他没犯错,妈妈还是常会打他,他全身上下都有明显的新旧伤痕,可见得这孩子过去的日子是怎幺过的。阿文也说过,妈妈常要他替她做脚底按摩,试过按摩至凌晨4时。“他告诉我他不喜欢他的父母,也讨厌他的继父,最喜欢的人只有舅舅。”画中屋多出口随时準备出逃从阿文的画中,陈煜恩也看到这孩子内心隐藏着的脆弱和恐惧。“他的画,都会有间屋子。屋子的周围都会有很多楼梯、门和吊床,而他就会藏身在一个非常安全,能看到所有人,但所有人看不到他的地方。”严重缺乏安全感她分析,可见得这孩子严重缺乏安全感,他会为自己设下很多的出口,方便他随时逃跑,这是让人非常心疼的。然而,让她觉得庆幸的是,经过多次辅导后,孩子的内心很明显地逐渐打开,画中的楼梯和门也少了,也有了很多的出口,这表示他正慢慢重拾人生的重心和自信心。努力克服阴影要当正义警察陈煜恩说,在一个不健康不快乐的环境中长大的阿文,幸好拥有一颗坚强的心和一个疼爱他的舅舅,所以,他对负面的情绪充满免疫力,有着很正面很美好的方向。“我替他做的治疗,主要也是让他看到未来,让他有勇气面对自己的未来,克服不幸的童年阴影。”陈煜恩说,从聊天中她发现,阿文很早熟,他会觉得在学校打架的同学很幼稚,未来他还想当个有正义感的警察。化不幸遭遇为力量“阿文告诉我他的志愿是当警察。因为警察可以捉坏人,可以救好人。可见得阿文把他的不幸遭遇化为正面的力量,用他独有的方式让自己变强,是个非常勇敢的孩子。”她说,一个孩子若曾遭受虐待,最常见的问题就是会把这种行为延续至下一代,这是辅导员最担心的问题。“不过,我相信阿文他会做得很好,很快就会走出这个阴影,未来能有一个自信和美好的人生。”服务中心资讯如果你也面临相同的问题,请到以下中心救助:妇女醒觉中心(WCC)Tel:04-2280342(星期一至五, 9am至6pm)24-D, Jalan Jones, 10250 Penang.Email: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