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I徽生活 >助长恋童?澳洲阿嬷发起连署禁日本萝莉「真人娃娃」 >
助长恋童?澳洲阿嬷发起连署禁日本萝莉「真人娃娃」
2020-06-19 / I徽生活 / 224浏览量 /评论数 70

今年1月,义愤填膺的澳洲阿嬷依范丝(Melissa Evans)在Change.org发起网路连署,要求昆士兰州政府禁绝日本进口的儿童造型「真人娃娃(ラブドール;sex doll)」,以避免助长恋童倾向(Paedophilia)。该连署信将矛头指向这款绰特拉(Trottla)公司生产超过十年、行销世界各地的情趣产品(而且还不小心把人家公司名字拼成绰提亚(Trottia),害笔者差点找不到相关资料)。此信为文未达十句,不提恋童医学研究,光靠为人祖母的忧虑。

如台湾近日的内湖女童「小灯泡」命案,攸关儿童安危的新闻极易引发群情激愤。在决定自己对此事件的态度前,应谨慎从医疗、刑罚与社会价值观等角度审慎思考。

犯罪的都有病?先想清楚我们到底要防什幺

首先,澳洲阿嬷依范丝认为政府应该防範恋童倾向。究竟这是对「疾病」,还是「犯罪」的预防?以一般疾病来说,病人通常在感到不适,或检查出异状后,在医生的建议下,自愿接受医疗服务。这点显然与此案不符,因为只要有抒发慾望的管道(如真人娃娃),「无病识感(no insight)」的恋童倾向者未必自认有投医的必要。

说到这里,就无法避免地得探讨精神疾病的定义,以及强制就医的目的。

精神疾病的定义向来就不若我们所想的那幺绝对。异性恋(heterosexuality)、同性恋(homosexuality)与恋童(paedophilia)都是性倾向,但为什幺异性恋是「正常」、同性恋直到1990年才脱离精神疾病的範畴,而恋童者却至今仍被视为须接受治疗的对象?或许我们能试试就「精神科的圣经」按图索骥,到底什幺才是精神疾病?

《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DSM-IV)承认:「⋯⋯没有定义能够适切且精準地界定『精神疾病』。这个概念就像其他诸多医疗与科学的观念,缺乏得以贯彻且概括全局的实务定义。」[1] 虽然定义不成,至少可以用形容的:「⋯⋯关于现存的痛苦(例如:疼痛的症状)或障碍(例如:一种或多种失能),亦或是有死亡、疼痛、失能或失去自由的严重危险。」[2]

为了防治被过度套用,这个形容是有但书的:「任何异常行为(举凡政治、宗教或性)以及个人与社会的冲突都不被视为精神疾病」,除非具有上述形容的特徵。[3] 说到这里,恋童者虽然与社会价值观冲突,却也不见得完全符合这些特徵。

无法对症下药只是埋下更多炸弹

精神医学的确在实务上协助自愿就医的病人脱离苦痛,有时也有为法律所允许的强制执行力。台湾近年无差别杀人事件频传,加上媒体大肆渲染,让许多民众甚至期望精神医疗机构发挥监狱的功能,把病患「关起来」。

在台湾,《精神卫生法》规定,必须经由两位精神科医师认定「呈现出与现实脱节之怪异思想及奇特行为,致不能处理自己事务」的「严重病人」在「有伤害他人或自己之虞」,且经过「审查会」许可,才得以被强制住院治疗。以上规定于台北市政府强送政大「摇摇哥」就医的新闻后,应该算是广为人知。

在澳大利亚,各州法案大同小异,原则上被强制住院的非自愿病人(involuntary patient),也不外乎必须经由二位医师分别诊断,判定其具有伤人害己的可能性。非自愿病人受法律保障,保有经正当管道寻求其他医师重新评估的权利。

从这个角度来看,恋童之所以被社会视为一种病态的表现,是因其有伤害他人的可能,所以治疗的初衷也比较接近「刑罚矫治」的目的。

事实上,「强制住院」和一般人熟知的「刑罚」效果类似,它们都同时具有吓阻(应报论)与矫治(教化论)的双重效果,反映「应报论」与「教化论」的双元性;儘管吓阻并非「强制住院」的初衷。

然而,无论是使当事人因害怕被关而压抑犯罪的冲动,抑或是掩饰精神异常的病癥,都无法从根本解决问题,反而埋下更多危险的未爆弹。强制与否在这个争议当中其实是个假议题。治疗的方法与成效,才是讨论精神疾病时应该强调的的重点。

令人遗憾的是,就像异性恋不可能变成同性恋一样,根据2013年刊登于《英国医疗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的论文,目前无足够证据显示药物、认知行为治疗(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及其他心理学的疗法,能真正降低恋童者性侵儿童的机率。

针对这次的新闻事件,西雪梨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Sydney)的社会学教授霍尔(Maggie Hall)博士,在未引述任何学术研究的情况下,强调从认知行为治疗师的角度来说,任何将儿童情色化的产品都无助于减少儿童性侵案件,而且可能还会助长恋童倾向,因此应被杜绝。

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临床心理学系的坎纳迪(Justin Kenardy)教授则是呼吁,不该冒险开放儿童造型的真人娃娃,却也承认缺乏相关学术研究能证明此类商品对恋童者的影响。

相对于专家们努力减低、压抑恋童者性冲动,绰特拉公司创办人高木(Shin Takagi)先生,声称他设计的儿童造型真人娃娃,能给和他一样有恋童倾向的人一个抒发的管道。

英国每日镜报(Daily Mirror)报导,高木先生经常收到买家写信告诉他:「这些娃娃防止我从事犯罪行为。」当然,这种说法究竟是事实,还是广告手法,实在无从论证。

萝莉争议后续发展

从最初发起连署的澳洲阿嬷以情感诉求反对儿童版「真人娃娃」,到现在演变成学者们即使没有足够证据也高声呼吁禁售;在许多争议话题上,民众的直觉反应能否指导政策,往往有待商榷。

澳洲「真人娃娃」的争议不禁使人联想到,过往许多暴力电玩也被视为培养杀人犯的温床,使电玩爱好者惨遭汙名。

然而2014年《美国心理学家》(American Psychologist)期刊的论文探讨电玩的影响后,才发现原本被视为助长暴力的电玩,其实能鼓励社会互动与团队合作,并促进认知与解决问题的技能。所以,为避免侵害精神病患或特定活动爱好者的人权,专家们在评论新闻前,还是先仔细研究为妙。

2000年时,就已有专家去函《美国精神医学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呼吁多做恋童相关研究。十几年过去了,在研究证据依然不足的窘境下,儿童造型真人娃娃的贩售以及恋童者所受到的待遇,主要还是受社会观感和政府政策的影响。

绰特拉官方网站以英文公告,该公司的产品无法外销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韩民国、朝鲜、以色列,以及大部分中东国家(科威特除外)。讽刺的是,这份名单包含了如伊朗等允许儿童结婚,而且童婚比例还颇高的国家。

现在被新闻事件逼着去捧这颗烫手山芋的澳洲联邦警察(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宣称这些娃娃在澳洲早属违法,但很显然地绰特拉公司仍不认为将产品销售到澳洲会有任何困难。同时,澳洲阿嬷依范丝仍盼望能突破7万5千人的门槛,将连署信送交昆士兰政府。日本萝莉文化为澳洲带来的意外冲击,看来仍持续发展当中。

附注

[1] ”…no definition adequately specifies precise boundaries for the concept of ‘mental disorder.’ The concept of mental disorder, like many other concepts in medicine and science, lacks a consistent operational definition that covers all situations.”

[2] “…each of the mental disorders is conceptualized as a clinically significant behavioral or psychological syndrome or pattern that occurs in an individual and that is associated with present distress (e.g., a painful symptom) or disability (i.e., impairment in one or more important areas of functioning) or with a significantly increased risk of suffering death, pain, disability, or an important loss of freedom.”

[3] “Neither deviant behavior (e.g., political, religious, or sexual) nor conflicts that are primarily between the individual and society are mental disorders unless the deviance or conflict is a symptom of a dysfunction in the individual, as described above.”

参考资料

Trottla Petition to ban ‘child sex dolls’ gains traction, experts warn they could ‘reinforce’ paedophilic behavior(ABC News) Lifelike child sex dolls created to ‘stop paedophiles committing crimes’(Mirror Online) CHILD SEX DOLLS ARE NOT A GAME(Change.org) Stop discrimination against homosexual men and women(W.H.O.) Child Marriage in the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Missing & Exploited Children, 2013) What is a Mental/Psychiatric Disorder? From DSM-IV to DSM-V(Psychological Medicine, 2011) Treatments to Change Sexual Orientation(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2000) Preventing sexual abusers of children from reoffending: systematic review of medical and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s(British Medical Journal, 2013) The Benefits of Playing Video Games(American Psychologist, 2014) Mental Health Act 2007 Guide Book(NSW Health) 精神疾病严重病人紧急安置及强制住院许可办法(台湾精神医学会) 精神卫生法(法源网) 从刑罚本质探讨我国犯罪矫正发展趋势(最高法院检察署) 精神病患拒医 强制住院需过三关(自由时报) 防恋童癖犯罪 日人打造充气娃娃萝莉款(自由时报) 小萝莉充气娃娃诞生 满足恋童癖慾望(苹果日报) 政大「摇摇哥」招谁惹谁?台北市政府为什幺可以随便抓人「强制送医」(关键评论)